大海龟报恩

大约在三十几年前,发生在武界附近的深山里:当时山洪很大,山内有山崩的现象,我们一群人大约有六、七个人,被困在山崖边。后面已山崩,前面是深崖,崖下有溪水湍流,我们这群人才想说出“进退无路”时,我看见前方约二公尺处的山崖边,有二盏类似煤油灯一般的光,亮一下又熄一下、亮一下又熄一下。我向同伴说:“前面有二盏灯光,可能有住家。”即向发光处走去,原来那二盏灯光是一只大龟的双眼,我们问乌龟要带我们去那里?它就带路一直往上游走去,原来有路可通到山崖下面,走到最下面有一条山地同胞走的路,走到上游,有一道木板桥,到了桥边,乌龟就大叫三声,我们整群人就跟它走过桥。

  随后,大家正要向大乌龟跪下来礼拜答谢时,我突然想起:在十多年前,于神木村(林班地)听台电收音机广播有台风,我与三、四位同伴要走出山,但是走到站牌处,车已开走:我们一致决定,连夜走出山。

  沿路走着发觉有山崩的现象,却在路上发现有一只约汽车引擎盖的四分之三那么大的乌龟,头部宽约十二公分,长约廿五公分,它被巨大的落石压住,爬不出来,却仍奋力挣扎,那落石三个人也抬不动。当时有人说:“山上的落石一直滑下来,逃命要紧,不要管它了。”我说:“不行!为善事要紧,那有见死不救的!你看,它吐舌头,眼睛有泪水,哀哀可怜,头又一直点,绝对要救!”后来,我与张木及郭金泉的父亲合力救它。先锯树枝,再用树枝把落石移开,而后我们用开山刀在龟壳上刻下三个人的姓及未后一个单名,共七个字。而现前这只,不知是否是当年所救的那只?我们六、七位就用打火机照龟壳,结果正好有以前刻的那七个字。经过十多年,这只龟又长大了十几公分,并且可能得道。否则,怎会事隔十多年后的今天,及时特来带路救我们脱离险境!我们一整群人就地双脚跪下,向大乌龟顶礼拜致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