临济宗初祖 .义玄大师

 

 

临济义玄大师,唐朝人,临济宗初祖。 
  幼负出尘之志,披剃受具足戒后,博通经论,精究律学。 
  首参黄檗希运,又礼高安大愚,于言下大悟,复还黄檗, 
  受其印可。继以行脚参禅,与大老交锋,故丛林有「临济游方,气吞诸方」之说。师接化学人之法有「三玄三要」、「四料简」、「四宾主」、「四照用」等,机锋峻烈,生机勃勃; 
  开创了禅宗史上最为卓绝、门风兴隆的临济宗,为中日禅宗主流之一。 
  咸通八年(公元八六七年)示寂,敕谥「慧照大师」。 

   
  如果说唐代时禅宗成为中国佛教的主流,那么临济宗则是这个主流中的主流。 
  禅宗自菩提达摩六传至惠能,下出南岳怀让、青原行思二位巨匠,南岳之下经马祖道一、百丈怀海、黄檗希运传至临济义玄,大振禅道,成为临济宗。义玄之下经兴化存奖、宝应慧颙、风穴延沼传至石霜楚圆,楚圆传黄龙慧南与杨岐方会,创黄龙派、杨岐派。而百丈怀海下另有沩山灵佑,沩山传仰山慧寂,立沩仰宗;青原之下有曹洞、云门、法眼等三宗,这就是禅宗史上著名的「五家七宗」。中唐之后,临济宗风大兴,所以禅宗史上公认南岳怀让为曹溪禅法之正统;而临济宗的创始人,就是本传的传主──临济义玄。 
  义玄俗姓邢,唐曹州(今山东荷泽)南华人。其师承颇为广泛,而直接启发他大悟的,则是黄檗希运禅师。义玄在披剃受具足戒后,曾先居讲肆,精究佛教律学,博通经论,随后辗转来到江西黄檗山参见黄檗希运禅师。在黄檗会下,义玄以行业第一着称。后来他三度参问黄檗「什么是佛法大意」,三度遭黄檗痛打,一时不能领悟,就到高安(在今江西)滩头向大愚禅师请教,说:『我三次问师父什么是佛法大意,三次遭到师父痛打,不知有没有过错?』大愚禅师说『黄檗为你如此老婆心切,都快被你累死了,你还在这里问有什么过错!』义玄于言下大悟,回到黄檗,向黄檗叙说了此事。黄檗说:『这大愚太饶舌多事,待明日见了,非痛打他一顿不可!』义玄说:『说什么明天,现在就揍他一顿!』一边说着,一边向黄檗肋下筑了三拳!黄檗呵呵大笑,加以印可。 
  义玄大悟后,经常在黄檗处参与作务,还为黄檗作信使,与径山、沩山多有往来。离开黄檗后,义玄继续行脚参禅,与诸方大老交锋、切磋,丛林有「临济游方,气吞诸方」的说法。后来义玄来到镇州(今河北正定),在城东南隅临济滹沱河的小院担任住持,因号临济。他在普化、克符的辅佐下,建立起黄檗宗旨,开创了禅宗史上最为卓绝的临济宗。后来由于战乱,有一个叫默君和的太尉,将正定城里的宅舍施舍为佛寺,仍然称「临济寺」,迎请义玄居之。后义玄避乱来到河府,府主王常侍待以师礼。不久,义玄到达大名(属魏州,在今河北省大名东),住在兴化寺,终于此寺。临济大师圆寂后,门人慧然编集他的语录为《镇州临济慧照禅师语录》,共一卷,又称《临济义玄禅师语录》,简称《临济录》,被临济宗奉为最重要的语录。 
  义玄有嗣0法弟子二十二人,主要分布在河北三镇,以镇州的宝寿沼、三圣慧然和魏州的兴化存奖为代表,而个别在江南传禅者,即潭州的灌溪志闲。 
  临济宗建立之时,正是禅宗史上的黄金时代。黄檗、沩山、赵州、云岩、德山、仰山、香岩、睦州、石霜、洞山、夹山……都是宗门大老,领袖一方。在此禅学发展如火如荼之际,临济出现,遂有临济宗的建立,实在是自达摩、六祖以来,禅宗极为光辉重要的巨大变革,是禅宗发展到最高阶段的成就。 
  临济天分卓异,广泛汲取了教乘的精英,有破有立,能杀能活,远远超出诸家之上。比如,与临济同时的德山,一条白棒打风打雨,打遍天下人,剿绝知见,呵佛骂祖。但德山的着重点只是在扫荡方面,却往往使人走到空荡荡不着边际处。临济则铸成了杀活破立统一的利剑,是具有极大辩证威力的活般若。他囊括了德山,德山却只能于他乾瞪眼。再如,古来禅林比较各家宗风的时候,常将「临济将军」一语与「云门天子」、「曹洞士民」作为对比,意思是云门宗接化学人之方式就像天子的诏敕,一次即决定万机,不得再问再应,令人毫无犹豫的余地;曹洞宗风殷实,接化学人时,犹如农夫默默耕耘田地;而临济禅风乃「互换为机」,师徒酬答时,每每互换机锋,易主为客,任运自如,活泼而严峻,展现生杀予夺之机,犹如将军的吒(口+宅)军。 
  在临济宗的禅学传授方法中,最著名的有「四料简」、「三玄三要」、「四喝」、「四宾主」、「四照用」等禅法。 
  四料简──「有时夺人不夺境;有时夺境不夺人;有时人境俱夺,有时人境俱不夺。」「人」,指主观存在;而「境」,则是指客观存在。夺与不夺,应当根据对象的实际情况而定。临济创立四料简的目的,是为了破除对我(支配人与事物的内部主宰者)、法(泛指一切事物和现象)二者的执着。临济认为,如果想当一个胜任的导师,就必须掌握接机时示教的四种方式。这是禅宗教学上的创作,并非从现成模子里衍出。 
  三玄三要──「大凡讲解禅宗大法,一句中必须具备三玄门,一玄门中又必须具备三要。有权有实,有照有用。」三玄三要也是临济大师所创的独特禅法之一,但对它的理解却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然而,临济创立三玄三要之旨在教人于言语之前证悟。如果不能领会这个根本要旨,却在三玄三要的具体名称上迷指忘月,搬弄数字凑合三三,真是如蝇钻故纸、驴年能见道! 
  四喝──「我有时大喝一声,犹如金刚王的宝剑。」这一喝是发大机之喝,在学人系着知解情量、拘于名相言句时落下,好似宝剑截物一般,能杀能活。「有时大喝一声,好比那踞地狮子。」第二喝是具备了大机大用的一喝,当修行的人想测度师家,走上前来卖弄小机小见时,师家震成一喝,如狮子哮吼,百兽脑裂。「有时大喝一声,恰似探竿影草。」这一喝是为了勘验学人的修行,或者是学人测试师家时所使用的手段,是勘验的大喝。「有时大喝一声,却不作大喝一声的功用!」第四喝是最不着痕迹的一喝。虽然不在前三喝之中,却能将前三喝收摄无余。当年马祖震威一喝,震得弟子百丈怀海三日耳聋。但将「大喝」机法发扬到极致的,还数临济大师!